葡萄牙井VS敦蒂佳墓‧马六甲王朝遗蹟静卧万里茂

葡萄牙井VS敦蒂佳墓‧马六甲王朝遗蹟静卧万里茂盛极一时的马六甲王朝,为万里茂留下了两个印记,一是貌美苏丹后敦蒂佳的陵墓,一是葡军挖掘的一口方井。陵墓主人公敦蒂佳被马来民族英雄汉都亚“骗婚”的凄美爱情故事,以及马六甲王朝因葡军挖井驻扎兼强攻而兵败如山倒的凄惨历史,虽丰富了万里茂的稗史轶事,但却扶不起万里茂日落西山的旅游业。心疼古蹟被糟蹋的村民如此冀望着,政府有朝一日忽尔醒觉,落力发掘陵墓及方井的旅游价值,也许,马六甲王朝的盛世荣景或可在万里茂重现。随着大马第十五场补选的落幕,万里茂这个小镇终于又恢复原有的宁静。早前,因为一场补选,这个淳朴小镇顿时成为全国人民的注目焦点。然而,大部份人或许不知道,在这个小镇上原来拥有3个“故事丰富”的历史遗蹟,即葡萄牙井、敦蒂佳陵墓和万里茂村长屋。其中,葡萄牙井和敦蒂佳陵墓更与马六甲王朝历史有关,只是,这些遗迹一直被遗忘。眼看州政府落力推动马六甲的古蹟旅游区,万里茂人也盼望政府在促销旅游业之际,不要让这些当地文物成了“被遗忘的历史”。三遗迹鲜为人知在马来西亚历史上,马六甲王朝确实佔了极其重要的一页,这个东南亚古国是于1402年由拜里米苏拉所建立。根据中国《明史》,这个王国被称为满剌加国,王城就是现在的马六甲市区,全盛时期,马六甲王朝的国土覆盖泰国南部至苏门答腊西南部,无奈到了1511年,这个盛极一时的王朝最终沦为葡萄牙的殖民地。当年的千疮百孔或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被抚平,但曾经发生过的事却流传了下来。在马六甲这片土地上,就有着许多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古蹟,这些古蹟大多是当年的统治者留下的建筑物。从万里茂市镇前往当地的柏马当士来,即可一窥3个鲜为人知,却是“记载”着马六甲历史的景点。顺着这条路直走,会先抵达村长屋,接着是较偏僻的葡萄牙井和敦蒂佳陵墓。3个景点当中,与马六甲王朝末代苏丹马慕沙有关的,是敦蒂佳陵墓的主人翁,也就是苏丹马慕沙的苏丹后,以及葡萄牙井。敦蒂佳陵墓位于万里茂邦加南沙马路的一方稻田之中,其入口处旁边是一间马来小食店,店主莫哈沙烈(46岁)受询时说,陵墓大约有五百多年历史,但是一直以来都被忽略。补选未能带动旅游业莫哈沙烈说,当局曾在1985年美化陵墓,更于一个月前在陵墓周边竖立5个讲述敦蒂佳生平的牌子,以及为通往陵墓约30米的长廊围栏髹漆。但遗憾的是,当局只是维修及增加陵墓四周的点缀,从来没有积极向外界大力促销这个景点。莫哈末沙烈在当地经营小食店近两年,据他了解,来访的客人有国内外游客,每逢週六日前来参观的游客较多。“这次的万里茂补选,虽然引来注目,但却没有真正为这些景点带来更多访客。除非政府有足够的宣传,否则这里很难成为重点旅游区。”他认为,敦蒂佳是马六甲王朝末代苏丹的爱妻,旅游局理应珍惜这个极有历史价值的景点,而不是敷衍了事。除了敦蒂佳陵墓,相隔不远的葡萄牙井同样因为没有人打理而逐渐荒凉。“这口井曾在2009年获得提昇,还竖立了牌子说明来历,可惜之后就没人打理,现在连牌子也不知去向,访客来到都不知道其历史背景。”◆敦蒂佳陵墓汉都亚哄得美人嫁苏丹先说说敦蒂佳这位末代苏丹后。这个被形容才貌双全的女子,是15世纪彭亨王朝首相斯里阿曼的掌上明珠,不少王孙公子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连远在马六甲的苏丹马慕沙(1458-1511)也被她吸引,曾向她的家人提亲,却被拒绝了。敦蒂佳逃亡中染病身亡为了得到佳人芳心,马慕沙派遣马来民族英雄汉都亚(Hang Tuah)当“月老”。结果,汉都亚不负所望,透过与敦蒂佳的侍女的友好关係接近她,还施计声称自己喜欢她,最后在她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,把她和侍女都带回马六甲。事件揭发后,彭亨王朝首相派兵追捕,但打了个败仗,敦蒂佳就这样被送到了马六甲。虽然敦蒂佳后来知道原来汉都亚欺骗了她,但最终仍与苏丹马慕沙成亲,深得苏丹的恩宠。这是根据陵墓四周告示牌叙述的故事。除了这个版本的传说,有关敦蒂佳的过去,还有另一个在《马来由历史》中注写的版本,指敦蒂佳原是许配给彭亨苏丹,却阴差阳错之下嫁给马六甲苏丹马慕沙。后来,以阿布奎总督挂帅的葡萄牙大军进攻马六甲,苏丹马慕沙吃了败仗,被迫逃亡到柔佛麻坡的文打烟,不料途中,爱妻敦蒂佳身染重病身亡,长眠万里茂。◆葡萄牙井四週一片荒凉由拜里米苏拉建立的马六甲王朝,随着1511年葡萄牙大军杀到而瓦解,当时的末代苏丹马慕沙处心积虑要夺回失去的王国,从麻坡文打烟向马六甲边界发难。葡萄牙大军不胜其烦,因此派遣军队驻扎在万里茂,这口井就是由当年的葡军挖掘。葡萄牙井位于敦蒂佳陵墓附近,入口处有大大的指示牌“Perigi Portugis”,前往此景点的小路上,两边皆是绿荫丛林,来到景点前,迎面是有如大宅门院前的门栏,色彩鲜丽的橙色洋灰门栏左右写上“Selamat Datang Perigi Portugis”,紧接着的是绿意十足的景色,令人不禁有所期待。然而,待见着实景时,只见周围都是树木,一片荒凉,井旁只见凉亭不见人,井边围着矮墙,建有遮盖,此外没有任何告示牌说名此井的来历。呈方形的古井以红砖砌成,井里有水,但不知深浅处,就如同大多数人不知它悠久的历史般。◆村长屋混合式建筑最瞩目万里茂村长屋位于柏玛当士来路口不远。有着浓厚混合风的村长屋,是3个景点中“年纪”最轻的,于1894年由当时的万里茂村长阿都干尼建设,迄今已有117年历史。对建筑饶富兴趣的阿都干尼,将马来半岛、中国和欧洲建筑风格融合,将村长屋建成眼前的这般模样。法国专家欲以千万收购村长屋外观属马来传统浮脚屋,正门前方的花纹瓷砖石阶为马六甲才有的设计,其柱子、屋檐及门窗则呈现欧洲与中国风的雕刻和图饰,还可见金龙雕刻。据了解,由于这幢建筑屋独一无二,不但吸引游客和本地学子前来研究,更有一名来自法国的研究专家,愿意出千万令吉收购,不过被阿都干尼的家族拒绝。为保存先祖留下的房屋,阿都干尼的家族早在1980年代已接洽当局,希望村长屋能获得修复,无奈这个建议直到马六甲名列世界文化遗产后,当局才拨款百万令吉修复。村长屋内间隔了3个房间,据称屋内的木製家具也是从中国运来。目前,村长屋后方已增建两幢房屋,由阿都干尼的后人居住及看守。当地居民透露,这名看守人因车祸导致行动不便,出入须靠拐杖,所以有时他出门后,村长屋就大门深锁,游客难以进入一窥全貌。华社筹款200万扩建华小在万里茂,除了百年古蹟值得一提,迄今已有逾80年历史的万里茂华小,也因卫生部长廖中莱等校友成为外界人士所熟知。不久前,副首相慕尤丁前往万里茂华小出席新春团拜时,对该校董事会仅以20万令吉就能建成一座有盖礼堂而深感惊讶。当时副首相坦言,如果将此工程交由公共工程局承包,恐怕至少要花费50万令吉。谈到这点,万里茂老居民兼万里茂华小董事长郑荣华透露,这笔20万款项,其实只是用来建设有盖礼堂,整个扩建学校工程共耗资两百多万令吉,包括兴建一座五层楼校舍、一座15间课室的三层楼建筑、礼堂、篮球场及有盖走廊,工程在短短9个月内,就已经完成。“这些捐款,大多数来自华社。”明年新生人数料增郑荣华说,也是校友的卫生部长廖中莱,当时就协助筹募了60万令吉,包括政府的拨款。今年,该校拥有181名学生,不过郑荣华相信,明年的学生人数可跃进至三百多人。“因为我们这里有一间万里望基督教卫里公会,那里开办的幼教班,学生毕业后大多数都选择到万里茂华小就读,所以我相信明年的华小新生人数会增加。”/副刊‧报导:陈家瑜‧2011.03.12
上一篇:
下一篇: